當其他人在聚會玩樂的時候,我已經朝著我想做的事邁進10步

當其他人在聚會玩樂的時候,我已經朝著我想做的事邁進10步

大家好,我是applemint lab的代表佐藤(IG)

很久以前我寫過一篇偏向個人情感的文章『我想做成功的企劃』,因為這篇文章出乎意料地超過了1000次的閱覽次數,所以這一次我想再次嘗試寫一篇有關我個人情感的文章。

在這篇文章我想說的是,當大家在台灣聚餐飲酒作樂、對自己想做的事情高談闊論時,我已經正在實際地付出行動了。

我決定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是,我經常聽到許多台灣的外派人士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聚餐喝酒上,而台灣的事業也因為這些人的管控下,發展並不是很好,但這在台灣卻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。

老實說,我在台灣並不是很擅長社交。我大概每兩個月才可能有一次聚餐,有時候甚至完全沒有,也幾乎很少被邀約,我自己也很少主動邀約別人。

我並不是不喜歡喝酒吃飯的聚會。有時候喝點小酒,放鬆心情,聽聽來自不同領域的人的意見,接受刺激也是滿好玩的。如果在台灣認識更多的人,也可以建立起「人脈」。所以我並不是否定聚餐喝酒這件事情。

但比起聚餐喝酒,我把更多的時間花在思考該如何進行更有效地溝通,如何能做我想做的事,並且實際地去執行它。

因為新冠肺炎的出現,加上我內向、膽小的個性,我花了四年的時間才創立了applemint lab,以及實現廢棄蔬菜的販賣活動。其實我是有資金可以做這些事,但因為我想和applemint lab的夥伴一起做,所以光是集結這些夥伴我花了四年的時間。而廢棄蔬菜的販賣活動,我沒有出動applemint的任何一位員工。

我想做的事情還有很多,在農曆年期間,大家正在計畫旅遊、喝酒放鬆的時候,我已經計畫要做的音樂、混音帶,還要做英文版的影片等等。

為什麼想做這些呢?因為我今年想要舉辦一個DJ活動,想和國外一起合作。

佐藤峻leo sato

我想和荷蘭的MVRDV一起工作! 笑

有很多日本企業來到台灣,想成功地發展事業。但實際上大多數的人做得並不是很好。有很多公司仗著日本總公司資本雄厚,所以雖然在台灣有公司,但也沒有賺到什麼錢。這又是為什麼呢?我認為這是因為他們沒有做好該做的事情。

讀到這裡也許有一些人會覺得有點不高興,可能會覺得我明明才30幾歲,為什麼可以講出這麼臭屁的話吧。

如果有這樣想法的人,請你試著把工作做得比我還多,這樣你可能在台灣就會發展得很順利。接下來我會稍微談一下我在台灣做些什麼工作。

在過去的四年裡,我從來沒有少寫過一篇文章

我在印象中的過去四年裡,我從來沒有少寫過一篇文章。就算我的肩膀很痛,真的很想休息時,我最後還是花了幾分鐘的時間寫文章,或是確認我以前的文章。

我搭捷運時總是利用手機寫文章。之前我寫過的一篇『【限定公開】外送平台服務的興起,未來台灣餐飲業可能陷入苦戰』,是在午休的1小時左右把它寫完的。

我寫那篇文章的當天天氣非常冷,我走到公司附近的雞湯店,店員因為忙著處理快遞訂單,對我的態度非常差,我覺得這樣很不好,於是我打鐵趁熱,趕緊把這個「很不好」的感覺一口氣把它寫出來。

我是怎麼樣學會寫作的呢?其實完全沒有什麼神奇的魔法,就是努力而已。正因為我的努力,我在換日線這個媒體專欄,已經有超過了10萬次以上的閱讀次數了。

可以問問我的大學同學,我的日文程度在哪。我是從美國的高中畢業後,回到日本念國際基督教大學的歸國子女。在我大學開學的第一天有日文考試,結果我的日文程度被認為不夠好,所以大學一年級被指定要參加中級日文課程。

甚至有一次,有一個大學同學對我說:「你講的日文有點奇怪」。我原本完全不擅長寫文章的,即使到現在,當我回頭審視一個禮拜前寫的文章時,也常常會覺得某些地方讀起來怪怪的,為什麼寫得當下沒有發現呢?或是常常會有錯字或漏字的情形。

我的員工常常說文章「很難寫」,總是在煩惱要寫什麼內容。所有之前離職的員工,都是沒有辦法達成六個月內完成15篇文章的目標,而離開applemint的。

佐藤峻leo sato

看到這篇文章的員工們請加油!(笑)我是沒有任何責怪的意思啦😂

請看看我在applemint lab的付費內容吧。如果日常生活中沒有打開你的觀察天線,真的寫不出這麼多東西。然而大多數的人平常並不會做出維持天線打開這樣累人的事情,總是無意識地在街上行走,無意識地做著工作,也總是在同樣的地方和同樣的人喝酒聚會。

我一邊寫applemint官網的文章,一邊寫付費內容文章,還有寫換日線的專欄文章。不會寫文章的人,或是寫得很辛苦的人,其實單純是能寫的話題不夠,平常也沒有為了累積話題內容打開觀察的天線😺

如果說要花3年的時間實現,那就得要花5年的時間

有一次我和一個晚輩聊天,他正在為自己的目標努力。我問他:「你覺得你會花多久時間達成目標?」他回我說要三年。

雖然對他有點不好意思,但我認為他需要花五年的時間才能達成。我想說的是,為什麼不現在就把握時間開始朝著目標努力呢?

佐藤峻leo sato

如果看到這裡覺得很不爽的人,請現在開始朝著目標努力吧!笑

有些人想在自己創業之前,先去學一些創業知識。如果是堀江貴文(日本知名實業家)的話,他應該會很犀利地說:「有時間慢慢學習,還不如直接馬上創業」。但因為我人比較好,如果想先學習的話,就先學習就好😎但問題是,通常嘴上說想學習的人,真正付出行動去學習的人意外地非常少。

著名的籃球選手科比布萊恩,他很貪心地從其他球員學習,藉此提高自己的籃球技巧。

如果他有不懂的事情,就會向資深前輩提問,並且比誰都提早到練習場地訓練,也是最後一個人離開。在過去四年裡,遇到很多實習生跟我說想要學習數位行銷,或是想要學習創業,但卻幾乎沒有人會求知若渴地向我提問學習。

有一位去年從我公司離職的員工,在一開始加入applemint時說她將來想要創業。但最後卻沒有從我這裡獲得任何東西,僅僅待了一年就離開了。在這當中,她幾乎沒有向我提問任何事情,反而可能對公司的上下階級關係感到厭煩,最後幾乎連和我基本的交流都避開了。

然而,許多實習生都感受到工作的艱辛,往往都在實習結束的同時,早已也失去了對數位行銷的熱情,只想逃離這個領域。

我為了讓公司營運成功,所以必須要和員工互動。一個為了受到員工愛戴而把公司利益擺一邊的領導者,並不是真正的領導者。但相反的,你就會和員工產生一定的距離。當我剛開始創業時也因為這樣,我感覺到非常孤單,但要經營管理公司就是這麼回事。

因此,雖然一些員工和實習生會想向我學習,但因為他們不知道怎麼和我互動,所以都不問我問題。那麼這樣的人不僅僅是對我,就連遇到了像是堀江貴文或其他的實業家,大概也沒辦法向他們提問吧。

簡而言之,因為他們沒有強烈的學習欲望。

不依賴別人,只靠自己

在台灣,我常常遇到嘴上說著:「我想做這個!」「我想做那個!」的人,然而半年後,他們仍然沒有做任何事情。相反地,很少聽到有人說:「我嘗試做了〇〇!」。當外派人員想做一些新嘗試的事情時,他們總會說:「我要向總公司確認」、「請示範模擬演練」、「會有成果嗎?」

這裡我可以很不客氣地說出我真正內心的想法,如果他們這麼擔心的話,自己做就好了。在2021年的春天,有人向我說他想開始做影片。過了一年後,我看了他的網站,結果什麼影片都沒有。

我在2019年開始在Youtube上傳影片,雖然現在在員工的支持下,他們開始幫忙我影片的編輯,但其實影片從開始到2021年11月為止,除了處理平日的工作之外,都是我一個人完成影片的編輯。順帶一提,當時我手邊的工作,有客戶的廣告管理和報告、SEO企劃、文章寫作(客戶用的2-3篇、2個專欄、applemint的4篇),設計、財務管理、影片編輯等等。

如果我想做一件事,我必須先自己做這件事。為什麼要把自己想做的事情交給別人做呢?為什麼不自己承擔風險呢?

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可以隨時在網路上找到答案的時代,在網路上找不到答案,不確定或有風險的事情,因為這樣就不願意去做的人愈來愈多。而我很明白這一點,所以我都會告訴我的實習生,在這個時代「願意冒險的人會成功」。我不曉得他們會不會因此願意承擔風險。

前些日子Owndays的田中先生在日本武道館的活動上說,「如果你做你該做的事,那麼你的夢想就會實現」(日文)

我真的相信這是真的,在台灣如果你持續做著該做的事,大致上你會做什麼都會滿順利的。因為台灣有很多人都不做該做的事情(苦笑)。

我將持續實現我想做的事情,當然,我也會經歷失敗。我們上次舉辦的廢棄蔬菜販賣活動,背後其實有很多失敗的例子。但因為我願意冒險,接受了許多挑戰,所以我從這次的活動中學到了很多。

佐藤峻leo sato

我會在applemint lab和大家分享我因為願意承擔風險而學到的所有經驗

我想有很多人看了這篇文章之後會對我很不爽。我寫這篇文章其實是為了告誡自己所寫的。如果我寫了這麼多還偷懶的話,就真的是很廢😂。

各位能像我這樣寫這麼多內容嗎?如果能做到的話,那麼你在台灣應該會做得很不錯喔😎。

以上是我這個厚臉皮佐藤寫出的讓人很不爽的文章!

從這裡聯絡 applemint

Leo Sato 佐藤峻

相關文章

Load More

獲得最新的台灣數位行銷、台灣跨境電商、線下集客、B2B 與創業資訊!

Languages
contact applemint 聯繫